玻璃钢雕塑

首页 > 玻璃钢雕塑 > 正文

北魏兴亡与尔朱荣—— 人物雕像之英雄群雕

2018年11月03日 热度:659 ℃

第二节 英雄群雕

乙弗朗,北魏末上乐人,字通照。其先本东部少数族,后迁代,家上乐。少有侠气,在乡里以善骑射称。孝庄帝末,北边扰乱,乃避于并肆间,尔朱荣见面重之,以功封莲勺子。后隶贺拔岳,从尔朱天光西讨,为岳左厢都督。孝武帝攻打高欢,任朗为阁内大都督。孝武帝西走,诏朗为军司,先驱靖路。至长安,封长安县公。卒于岐州刺史,赠太尉。初,朗患冷,周文赐三石东生散,令弗朗服之,使人问疾,朝夕相继,见重如此。临终惟云恨不见河洛清平,重反京县,以此为恨,三举手搥床而便气尽。

于晖(?-529),北魏代人,字宣明,于劲子。宣武帝皇后弟。少有才干,袭父爵,位汾州刺史。善事人,为尔朱荣所亲,以女妻其子长孺。历侍中、河南尹兼尚书仆射、东南道行台等职。与高欢败羊侃于兖州。元颢入洛,被杀。

于谨(493-568),北朝时河南洛阳(今洛阳东)人,小名巨弥,字思敬。鲜卑族。沉深有识量,略窥经史,尤好孙子兵书,屏居闾里,未有仕进之志。或有权之者,谨曰:“州郡之职,昔人所鄙;台鼎之位,须待时来。吾所以优游乡邑,聊以卒岁耳”。太宰元天穆见之,叹曰:“王佐材也”。及破六韩拔陵首乱北境,遣大行台仆射元纂讨之。纂宿闻谨名,辟为铠曹参军事,从军北伐。正光四年,行台、广阳王元深治兵北伐。引谨为长流参军,谋议皆与谨参之。魏末丧乱,贼主斛律野谷禄等群盗蜂起,谨兼解诸国语,乃单骑入贼,示以恩信,于是西部铁勒酋长也列河等三万余户并款附,相率南迁。孝昌元年,谨又随广阳王征鲜于修礼,军次白斗牛逻,会章武王为修礼所害,遂停军中山。侍中元宴宣言于灵太后曰:“广阳王以宗室之重、受律专征,今乃盘桓不进,坐图非望。又有于谨者,智略过人,为其谋主,风尘之际、恐非陛下纯臣矣”。灵太后诏于尚书省门外立榜、募能获于谨者,许以重赏。谨闻之,乃谓广阳王曰:“今女主临朝,取信馋佞,脱不明白,殿下素心,便恐祸至。谨请身诣阙下,归罪有司,披露腹心”。广阳王许之。谨遂到榜下曰:“吾知此人”。众共诘之,谨曰:“我即是也”。有司以闻,灵太后见之,大怒。谨备说广阳忠款,兼陈停军之状。灵太后意解,遂舍之。孝荘即位,以从元天穆讨葛荣、平邢杲,拜征虏将军。从尔朱天光破万俟丑奴,封石城县伯。后从尔朱天光与高欢战于韩陵山,天光败,谨遂入关,除卫将军、显阳郡守。宇文泰至夏州,以为防城大都督,兼州长史。于谨乃说宇文泰曰:“魏祚凌迟,权臣擅命,群盗蜂起,黔首嗷然。明公仗超世之姿,怀济时之略,四方远近咸所归心,愿早建良图,以副众望”。文帝曰:“何以言之”?对曰:“关中秦汉旧都,古称天府。将士骁勇,厥壤膏腴,西有巴蜀之饶,北有羊马之利。今若据其要害,招集英雄,养卒劝农,观时适变,且天子在洛,逼迫群凶,请都关右,然后挟天子而令诸侯,千载一时也”。文帝大悦。此时,正好魏帝有勑,追谨为关内大都督,于谨乘机进迁都关中之策,魏帝纳之。永熙三年(534),高欢威逼洛阳,于谨从魏帝西迁(535),拜骠骑大将军,累建军功,进爵常山郡公,拜尚书左仆射。三年,大军东伐,为前锋,进拔弘农,擒东魏陕州刺史李徽伯。高欢至杀苑,于谨力战,进爵恒山郡公。又从战河桥,拜大丞相长史、兼大行台尚书,再迁太子太保、邙山之役,大军不利,谨率其麾下伪降,使大军实力得以保全。十二年,拜尚书左仆射,领司农卿。寻兼大行台尚书、大丞相长史,率兵镇潼关。十五年,加授华州刺史,进位柱国大将军,赐秬鬯一卣,珪瓒副焉。俄拜司空。魏恭帝元年,除雍州刺史。

恭帝元年(554),率大军南下攻梁,破江陵,虏众十余万,收其府库珍宝,得宋浑天仪、梁日晷铜表、魏相风乌铜蟠螭趺,大玉径四尺,围丈二尺。及诸舆辇法物,以献军无私焉。立萧詧为梁主,振旅而旋。文帝亲至其第,宴语极欢,赏谨奴婢千口。及梁之宝物并今石丝竹乐一部,别封新野郡公,谨固辞,不许。又令司乐作恒山公平梁歌十首,使工人歌之。拜大司寇。宇文泰去世以后,孝闵帝尚幼,中山公宇文护虽受顾命而名位素下,群公个图执政,莫相率服。护深忧之,曾密防于谨,请于谨出面相助,宇文护如愿。寻进封燕国公,邑万户,迁太傅、大宗伯,与李弼、候莫陈崇等参议朝政。

保定三年四月,诏谨为三老,择日又赐延年杖。武帝幸太学以食之,三老入门,皇帝迎拜屏间,有司设三老席于中楹,南向,太师晋公宇文护亲自升阶设席施几,三老升席,南面冯(凭)几而坐,以师道自居。皇帝跪设醤豆,亲自袒割,三老食讫,皇帝又亲跪授爵以酳(音印,饭后用酒漱口)。饭后,皇帝向三老亲访治国理政、御民安邦之道,尊崇之极。保定四年(564),以老病之身随宇文护攻齐。天和二年,又赐安车一晷。天和二年(567),授雍州牧。次年病卒,年七十六。武帝亲临,诏谯王俭监丧事,赐彩千段,粟麦千斛,赠本官加使持节太师,都督雍恒等二十州诸军事,雍州刺史,谥曰“文”。及葬,王公以下咸送出郊外,配享于太祖庙庭。

谨有智谋,善于事上,名位虽重,犹存谦挹。每参往来,不过两三骑而已。朝廷凡有军国之务,多与谨决之。谨亦竭其智能,弼谐帝室,故功臣之中,特见委信,始终若一,人无间言。每教训诸子,务在静退。加以年齿遐长,礼遇隆厚,子孙繁衍,皆至显达,当代莫比。

平鉴,北齐燕郡蓟人,字明达,少聪敏,颇有志力。受学于徐遵明,受《诗》《礼》于弘农杨文懿,通大义,不为章句。虽崇儒业,而有豪侠气。孝昌末,盗贼蜂起,见天下丧乱,乃往洛阳,与慕容俨骑马为友。鉴性巧,夜则胡画以供衣食。谓其宗亲曰:“运有污隆,乱极则治。并州戎马之地,尔朱王命世之雄,仗义建旗,奉辞问罪,劳忠竭力,今也其时。遂相率奔尔朱荣于晋阳。因陈静乱安民之策,荣大奇之,即署参军前锋。从平巩密,每阵先登,除抚军、襄州刺史。高欢起义信都,鉴自归之。”高欢谓鉴曰:“日者皇纲中弛,公已早竭忠诚。今尔朱披猖,又能去逆从善。摇落之时,方识松筠”。即启授征西怀州刺史。鉴奏请于州西故轵道筑城,以防遏西宼,朝廷从之。以功进位开府仪同三司,累迁扬州刺史。其妻生男,鉴因喜酣醉,擅免境内囚,误免关中细作二人,醒而知之,上表自劾。北齐文宣帝特原其罪,赐犊百头,羊二百口,酒百石,令作乐。时和士开以佞幸,势倾朝列,令人求鉴爱妾刘氏,鉴即送之。仍谓人曰:“老公失阿刘,与死何异?要自为身作计,不得不然”。由是除齐州刺史。平鉴历牧八州,河清二年(563年),重拜怀州刺史。再临怀州,所在为吏所思,立碑颂德。入为都官尚书令。卒赠司空,谥曰“文子”。

司马子如(489-553),北朝时河内温县(今河南温县西南)人,字遵业。少机警,有口辩,好交游豪杰,初为北魏怀朔镇省事,与时为镇队主之高欢深相交结,分义甚深。孝昌中,北州沦陷,子如携家口南奔肆州,为尔朱荣所礼遇,假以中军。尔朱荣称兵向洛,以子如为司马、持节假平南将军,监前军。荣以建兴险阻,往来冲要,有后顾之忧,以子如行建兴太守,当郡都督。永安初,封平遥县子,邑三百戸,仍为大行台郎中。荣以子如明辩能说事,数遣奉使诣阙,多称旨,孝荘帝接待焉。葛荣之乱,相州孤危,荣遣子如间行入邺,助加防守。葛荣平,进爵为候。元颢入洛,人情离阻,以子如曾守邺城,颇有恩信,乃令行相州事。颢平,征为金紫光禄大夫。尔朱荣被诛杀以后,子如知有变,自宫内突出至荣宅,弃家,随荣妻、子与尔朱世隆等走出京城。世隆便欲还北,子如劝世隆分兵守河桥,廻军向京,于是世隆还逼京城。魏长广王立,子如兼尚书右仆射。前废帝以子如为侍中、骠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,进爵阳平郡公,邑一千七百戸,固让仪同不受。高欢起义信都,世隆等知子如与高欢有旧,疑虑,出为南岐州刺史。子如愤恨泣涕,自陈而不获免。高欢进入洛阳,子如遣使启贺,仍叙平生旧恩,以为大行台尚书,朝夕左右,参知军国。天平初,除左仆射,与侍中高岳、孙腾、右仆射高隆之等共知朝政,甚见信重,并称“四贵”。高欢镇晋阳,子如时往谒见,待之甚厚,并坐同食,从旦达暮。及其当还,高欢及妻武氏俱有赉遗,率以为常。

子如性既豪爽,兼恃旧恩,薄领之务,与夺任情,公然受纳,无所顾惮。兴和中以为北道行台,廵检诸州,守令已下委其黜陡。子如至定州,斩深泽县令,至冀州,斩东光县令,皆稽留时漏,致之极刑。若言有进退,少不合意,便令武士顿曳,白刃临项,士庶惶惧,不知所为。后转任尚书令。子如直以高欢故旧,遂当委重,意气甚高,聚敛不息。寻以赃贿为御史中尉崔暹所劾,禁止于尚书省,诏免其大罪,削官爵,未几,又重新起用,行冀州事。他认真接受教训,“能自厉改”,甚有声誉。发摘奸伪,寮吏畏服之。后转行并州事,诏复官爵,别封野王县男,邑二百户。北齐受禅以后,以有翼赞之功,别封须昌县公,寻除司空。

子如性滑稽,不治检裁,言戏秽亵,识者非之。而事姊有礼。扶者兄子慈笃,当时名士加钦爱,世以此称之。然素无鲠正,不能平心处物。北齐世宗时,中尉崔暹、黄门侍郎崔季俱被任用。世宗崩,暹等赴晋阳,子如乃启显祖言其罪恶,仍劝诛之。其后,子如以马度关为有所奏,显祖曾多次责备子如说:“崔暹、季舒事朕先世,有何大罪、卿令我杀之”?子如因此被免官。此后,又过了很长时间,其显祖仍然以子如为先帝之旧,拜他为太尉,不久病逝,时年六十四。赠使持节都督冀、定、瀛、沧、怀五洲诸军事,太师、太尉,怀州刺史,赠物一千段。谥曰“文明”。

厍狄昌(?-约557),厍或作库,北魏时神武(今山西山阴东南)人,字恃德,鲜卑族。少便骑射,有膂力,进止闲雅,胆气壮烈,每以将帅自许。年十八,尔朱天光引为幢主,加讨夷将军,从天光定关中,以功拜宁远将军、奉车都尉、统军。天光败,归雍州刺史宇文泰,并从平候莫陈悦,赐爵阴盘县子,加卫将军、右光禄大夫。后从宇文泰迎魏孝武帝西迁,改封长子县子,邑八百戸。西魏大统初,进爵为公,增邑一千戸。从破窦泰,授车骑将军、左光禄大夫。又从复弘农(今河南灵宝北)、战沙苑(今陕西大荔南),昌皆先登陷阵。宇文泰嘉之,授帅都督。四年,从战河桥,出冀州刺史。后与于谨破胡贼刘平伏于上郡,授冯翊郡守,久之,转河北郡守。十三年,录前后功,授大都督、通直散骑常侍。又从隋公杨忠破蛮贼田社清,厍狄昌的功劳最大,增邑三百戸,拜仪同三司,不久又迁开府仪同三司。十六年,出为东夏州刺史,魏废帝元年,进爵方城郡公,增邑并前四千一百戸。六官建,授稍伯中大夫。北周孝闵帝登基,拜大将军,后以疾卒。

朱瑞(483-531),北魏代郡桑干人,字符龙(一作元龙)。长厚质直,敬爱人士。孝昌末,尔朱荣引为其府户曹参军,又为大行台郎中,甚为荣所亲任。建义初,除黄门侍郎,仍中书舍人。荣恐朝廷事意有所不知,故居之门下,为腹心之寄。根据其前后所建功勋,封阳邑县开国公,食邑一千户。未几,又除散骑常侍、安南将军,黄门如故。后因为父守孝而去官,皇帝下诏重新起用,除青州大中正。及元颢内逼,朱瑞劝庄帝渡过黄河向北去,庄帝听从他的建议,他一直从驾于河阳,除侍中、征南将军,兼吏部尚书,改封北海郡开国公,增邑一千户。庄帝还洛,加卫将军、左光禄大夫,又改封乐陵郡开国公,仍侍中。朱瑞虽为尔朱荣所委,而善处朝廷之间,庄帝亦对他很不错,曾对左右侍臣说:“为人臣当须忠实,就像朱元龙这个人,朕待之亦不异余人”。朱瑞 曾启乞三从之内并属沧州乐陵郡,皇帝同意了他的意见,并任命他为沧州大中正。朱瑞起初曾以青州乐陵有朱氏,故求为青州中正。后来又以沧州乐陵亦有朱氏,而心好河北,所以便请求朝廷将“三从之内并属沧州乐陵郡”,皇帝满足了他的要求,不久又加车骑将军。尔朱荣死,朱瑞与尔朱世隆曾一起向北逃走,但时隔不长,他又觉得庄帝一直待他不错,且见世隆等并无雄才,终当败丧于路,他又返了回来。庄帝十分高兴,曾握着他的手说:“社稷忠臣,当须如此”。尔朱天光拥众关右,庄帝希望将其招纳,于是便委任朱瑞兼尚书左仆射,为西道大行台,以慰劳焉。他到达长安,正赶上尔朱兆回到洛阳,他马上又返回京师。都督斛斯椿先与朱瑞有意见,曾多次在尔朱世隆面前说他的坏话。世隆生性多忌,且以前日乖异,忿恨更甚。普泰元年七月,将朱瑞杀害,时年四十九。太昌初,赠使持节骠骑大将军,开府仪同三司,青州刺史,谥曰“恭穆”。

刘贵(?-539),东魏秀容阳曲人,刚格有气断。历尔朱荣府骑兵参军。荣性猛急,贵尤严峻,两人非常合得来,刘贵因此也得到了尔朱荣的任用,他的行事多能符合尔朱荣的心意,遂被信遇,位望日重,加抚军将军,永安三年除凉州刺史。魏孝庄帝建义初,以预定策勋,封敷城县伯,不久又进爵为公。建明初,尔朱世隆专权,以刘贵为征南将军、金紫光禄兼左仆射、西道行台,并不断提升为晋州刺史,普泰初转行汾州事。高欢起兵,刘贵弃城跑到邺城,投奔了高欢,累官御史中尉、肆州大中正,加行台仆射。太昌初,以本官除肆州刺史,转行建州事。天平初,除陝州刺史,四年除御史中尉。肆州大中正,加行台仆射,与候景、高昂等攻独孤如愿于洛阳。刘贵每任职一地,莫不肆其威酷,杀人如草芥,然得高欢亲重。兴和元年十一月卒,赠冀、定、并、殷、瀛五洲军事,太保、太尉公,录尚书事,冀州刺史,谥曰“忠武”。北齐接受东魏禅让以后,新皇帝曾专门下诏,让祭告刘贵墓,皇建中,配享高祖庙庭。

刘灵助(?-531),北魏燕郡(治今北京城西南隅)人,好阴阳占卜,而粗疏无赖,常往来燕恒之界,或时负贩,或复劫盗,卖术于市。后自代至秀容,因事尔朱荣。荣性信卜筮,灵助所占屡中,遂被亲待,为荣府功曹参军。建义初,荣与河阴屠害王公卿士,时奉车都尉卢道虔兄弟亦在其中,灵助因其为老乡而私下卫护之,由是朝士与诸卢相随免害者数十人。荣入京师,超拜刘灵助为光禄大夫,封长子县开国伯,食邑七百戸,不久又进爵为公,增邑通前共一千戸。后从尔朱荣讨擒葛荣,特除散骑常侍、抚军将军、幽州刺史。助尔朱荣攻洛阳、平元颢,领幽州大中正,不久加征东将军,增邑五百戸,进爵为燕郡公,诏赠其父僧安为幽州刺史,不久又兼尚书左仆射。他跟从上党王元天穆镇压邢杲起义军,又随都督候渊讨葛荣余党韩娄,灭之于蓟,仍厘州务,加车骑将军,又为幽、并、营、安四州行台。及尔朱荣死,孝庄帝被害,他乃自号燕王,为帝举义兵。尝以方术诱民从之,战败被擒,后被骠骑大将军叱列延庆等斩于定州,传首洛阳,支分其体。

羊侃(495-549),南朝梁泰山梁甫人,字祖忻,臂力过人,好《左氏春秋》及《孙吴兵法》,随父仕于北魏。曾镇压秦州羌人起义,射杀义军首领莫折天生,迁征东大将军、泰山太守。梁武帝大通二年,率军降梁,授徐州刺史。随太尉元法僧北讨,军罢,入为侍中。又平定闽越等地叛乱。太清二年(548年),候景进逼建康,受命副宣城王都督守城,苦战中病死。善音律,家有乐舞,自造《采莲》、《棒歌》两曲,甚有新致,闻名于时。

杨宽(?-561),北朝时弘农华阴人,字景仁(一作蒙仁)。好文学,尚武艺。北魏东末,为奉朝请。孝庄帝即位,累迁洛阳令。元颢入洛,荘帝出居河内。天穆惧,集诸将谋之。杨宽劝天穆径取成皋,会兵伊洛。天穆认为他的意见可行,便趋成皋,并令杨宽与尔朱兆为后拒。后不久又以众议不同,又返回石济。杨宽夜行失道,没有按期到达,诸将都说杨宽少年时曾与元颢在一起,两人关系很熟,今天不会再回来了。而元天穆却坚持不那么认为,他说:“杨宽非轻去就者也,吾当为诸君明之”。话刚说完,候骑就报告说杨宽已经到了,天穆拍了拍大腿笑着说:“吾固知其必来”,于是马上出帐迎接,握着杨宽的手说:“是所望也”。孝荘帝返回洛阳后,任命杨宽为太府卿、华州大中正,封澄城县伯。及尔朱兆攻陷洛阳,固执孝荘帝,杨宽还洛不可,遂自成皋奔梁,后还朝。魏孝武帝初,改授骠骑将军,监内典书事,寻兼阁内大都督,专总禁旅。从孝武帝西入关后,兼吏部尚书,进华山郡公。西魏大统五年(539),除骠骑大将军、东雍州刺史。十七年,从大奚武经略汉川,败梁将杨干运。北周初,参定经籍,历居台阁,颇有清誉。保定元年(561),除梁州刺史,不久病逝。

李弼(494-557),北朝时辽东襄平(今辽宁辽阳)人(《北史》李弼,字景和,陇西成纪人),字景和。弼少有大志,膂力过人。当时北魏正乱,他对自己的亲戚们说:“大丈夫生世,会须履锋刃、平寇难以取功名,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”?北魏末,他跟从尔朱天光,为别将。天光西讨,破赤水蜀,以功封石门县伯。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、万俟道洛、王庆云,弼常先锋陷阵,所向披靡。贼咸畏之,皆曰“莫当李将军前也”。及天光赴洛,李弼归候莫陈悦,为大都督,征讨屡有克捷。永熙三年(534),悦杀岳,他愤其不义,乃率部归夏州刺史宇文泰,悦由此遂败。西魏文帝对李弼说:“公与吾同心,天下不足平也”。击破候莫陈悦后,得金宝奴婢,文帝遂以好者赐之。西魏大统间,进位骠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拜雍州刺史。从文帝平窦泰,先锋陷敌,斩获居多。文帝以所乘骓马及窦泰所着牟甲赐之。又从平弘农,与高欢战于沙苑,弼率军居右,而左军为敌所乘,弼将其麾下九十骑,身先士卒,横截之,敌分为二,因大破之,以功进爵赵郡公。四年,又从文帝东讨洛阳,李弼为前驱。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至谷城,他倍道前进,遣军士鼓噪,曵柴扬尘,贷文以为大军至,被吓跑。李弼追斩贷文,虏其众,传首大军。翌日,又从文帝与齐神武战于河桥,他深入陷阵,身被七创,遂为所获。他假装殒绝于地,守者稍懈,他偷偷地瞅见其旁有马,因跃上,驰免。之后,他历位司空、太保、加柱国大将军。魏废帝元年,赐姓徒何氏。文帝西廵,留弼居守,后事皆谘禀焉。六官建,拜太傅、大司徒。及晋公宇文护执政,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李弼等参议。孝闵帝登基,除太师,进封赵国公,邑万戸,前后赏赐巨万。李弼每率军征讨,朝受命,夕便引路,略不问私事,亦未曾宿于家,其忧国忘身,类皆如此。

弼性沉雄,有深识,故能以功名始终。后时间不长,死于任上,年六十四。明帝即日举哀,至出殡前,三临其丧,并派兵为其掘墓,给大辂龙旂,陈军至于墓所,谥曰“武”。不久又追封魏国公,配食文帝庙庭。

张亮,字伯德,西河隰城人也。少有干用。初事尔朱兆,拜平远将军,以功封隰城县伯,邑五百戸。高欢讨尔朱兆于晋阳,兆奔秀容,尔朱兆身边的人都在暗地里与高欢建立联系,以求自保,唯独张亮独没有任何联系。尔朱兆被战败以后,窜于穷山,令张亮及仓头陈山提斩已首投降高欢,以求活命,张亮没有忍心那样做。尔朱兆乃自缢于树。张亮伏尸而苦,高欢嘉叹之,授丞相府参军事,渐见亲待,委以书记之任。天平中,张亮为齐文襄帝行台郎中,典七兵事。虽为台郎,常在神武左右,迁右丞。后自大中大夫拜幽州刺史,累迁尚书右仆射、西南道行台。

亮性质直,勤力强济,深为神武、文襄信任。然少风格,好财利,久在左右,不能廉洁,及历数州,咸有黩货之号。天保初,别封安定县男,位中领军,卒赠司空。

赵贵(?-557),北朝时天水南安(今甘肃陇西东南)人。字符贵(或作元宝)。祖父赵仁,以良家子镇武川,所以便把家安在了那里。贵少颕悟,有节概,魏孝昌中天下兵起,贵率乡里避难南迁,正赶上葛荣攻陷中山,遂被拘逼。永安元年(528)葛荣败,尔朱荣以赵贵为别将,以从讨元颢有功,赐爵燕乐县子,授伏波将军、武贲中郎将。后从贺拔岳平关中,赐爵魏平县伯,邑五百户,累迁镇北将军、光禄大夫、都督。永熙二年(534),贺拔岳为候莫陈悦所害,将吏奔散,莫有守者。赵贵谓其党曰:“吾闻仁义岂有常哉!行之则为君子,违之则为小人。朱伯厚、王叔治感意气微恩,尚能蹈履名节,况吾等荷贺拔公国士之遇、宁可自同众人乎”?涕泣歔欷,跟随他的有五十人,他们一起去拜见候莫陈悦并假装投降,悦信之。于是,他们便请求收葬贺拔岳,言辞十分慷慨,候莫陈悦很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,贵乃收岳尸。然后与窛洛等纠合其众,奔平凉,共图拒悦。赵贵首先倡议迎接宇文泰,泰至,以贵为大都督、领府司马。候莫陈悦被扫平以后,赵贵以本将军持节行秦州事、当州大都督。他为政清静,民吏怀之。齐高欢举兵向洛。让他的的都督韩轨进据蒲坂。而宇文泰则以赵贵为行台,与梁御等讨之。未济河而魏孝武已西入关,拜车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,兼右卫将军。时曹泥据灵州拒守,以贵为大都督,与李弼等率众讨之,进爵为候,增邑五百户。又以预立魏文帝勋,进爵为公,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户,不久又授岐州刺史。梁企定称乱河右,以赵贵为陇西行台,率众讨破之。从太祖复弘农、战沙苑,拜侍中、骠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进爵中山郡公,除雍州刺史。从战河桥,赵贵与怡峰为左军,战不利,先还。又从援玉璧,高欢遁去。高仲宻以北豫州降,宇文泰率师迎之,与东魏人战于邙山。赵贵为左军,失律诸军,因此并溃,坐免官,以骠骑大都督领本军。不久恢复官爵,拜御史中尉,加大将军。东魏将高岳、慕容绍宗等围王思政于颍川,贵率军援之,东南诸州兵亦受赵贵节度。东魏人遏洧水灌城,军不得至,思政遂没,贵乃班师。不久拜柱国将军,赐姓乙弗氏。茹茹寇广武,赵贵击破之,斩首数千级,收其辎重,振旅而还。六官建,以赵贵为太保、大宗伯,改封南阳郡公。孝闵帝践阼,迁太傅、大冢宰,进峰楚国公,邑万户。

初,赵贵与孤信等于宇文泰都是平起平坐的将帅,在西魏孝闵帝即位后,晋公宇文护摄政,赵贵自以元勋佐命,每怀怏怏,有不平之色,乃与独孤信等谋杀宇文护。约定好的时辰到了以后,赵贵欲发信中止行动,不久为开府宇文盛所告,被诛。

候莫陈悦(?-534),北魏代郡人,鲜卑族,自幼随父长与河西(今内蒙古图克木一带),好田猎,善骑射。初投尔朱荣,稍迁大都督。孝庄帝初,除征西将军。及大将军尔朱天光讨关西,以为右厢大都督,进爵白水郡公,普泰中除秦州刺史。永熙三年(534),丞相高欢使人离间,乃杀关中大行台贺拔岳,岳众投夏州刺史宇文泰。在据水洛城(今甘肃庄浪)以后,候莫陈悦的部众多散,他逃向灵州(今宁夏灵武西南)去依附刺史曹泥,但被宇文泰的追兵逼得走投无路,遂缢死于野。候莫陈悦自刺杀贺拔岳后,精神恍惚,不复如常。恒言我睡即梦岳语我“‘兄欲何处去’,随逐我不相置,因此弥不自安而致败灭”。

候莫陈崇(?-563),北朝时代郡武川(今属内蒙古武川西)人,字尚乐,鲜卑族,骁勇善骑射。少随贺拔岳、尔朱荣镇压葛荣、邢杲,除建威将军。北魏建明元年(530),从贺拔岳入关以单骑俘万俟丑奴。当贺拔岳为秦州刺史候莫陈悦所害以后,候莫陈崇与诸将谋归夏州刺史宇文泰。候莫陈悦被诛以后,转征西将军。西魏大统元年(535),除泾州刺史,进爵为公,迁骠骑大将军。三年,从宇文泰擒东魏窦泰,复弘农,破沙苑。四年,又战河桥,累战有功。七年,稽胡反,率众讨平之,除雍州刺史。十五年,进柱国大将军,拜大司空。北周孝闵帝即位,加太保,历大宗伯、大司徒。保定三年(563),从周武帝赴原州,夜还长安,因言宇文护将被诛,为护逼令自杀。《周书•候莫陈崇》史臣曰:“候莫陈崇以勇悍之气当战争之利,轻骑启高之扉,匹马得长坑之捷,并以宏材远略,附凤攀龙,绩着元勋,位居上衮,而识惭明悊,咸以凶终,惜哉”!

独孤信(503-557),北朝时云中(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)人,本名如愿,鲜卑族。美容仪,善骑射,有奇谋大略,以北边丧乱,避地中山。北魏正光五年(524),与武川军主贺拔度等攻杀破六韩拔陵将领卫可孤。初为尔朱荣别将,继从贺拔胜镇荆州,表为大都督。永熙三年(534),胜弟岳为秦州刺史候莫陈悦所害,独孤信入关抚其余众,并率众属夏州宇文泰。及魏孝武帝西迁,弃家单骑追从,进爵浮阳郡公。不久拜卫大将军、都督三荆州诸军事、荆州刺史,大败东魏荆州刺史辛纂,遂定三荆,以功拜车骑大将军。旋与东魏将领高敖曹、候景激战,以寡不敌众,兵败奔梁。西魏大统三年(537)北还。六年,与李弼败候景于荆州,出为大使,抚慰三荆。北周文帝初启霸业,唯有关中之地以陇右形胜,故委派独孤信镇之,除陇右十州大都督、秦州刺史。他在任期间,劝课耕桑,流民归者数万家,既为百姓所怀,声震邻国。丞相宇文泰嘉其功,赐名“信”。独孤信在秦州,曾经因狩猎日穆驰马入城,其帽微侧,第二天一早,城中吏民只要是戴帽者,都学他的样子而侧帽焉。他为邻境及士庶所重,竟然迷信到了如此地步。北周孝闵帝即位,迁太保、大宗伯,进封卫国公。以赵贵欲杀晋公宇文护被诛事连坐,被宇文护逼令自尽。有三女为周隋帝后。杨坚即帝位,追赠太师、上柱国、赵国公。

费穆(477-529),北魏代郡人,字郎兴,匈奴族,性刚烈,有壮气,颇涉书史,好尚功名。世宗初袭男爵,后除夏州别驾,又加宁远将军,转为泾州平西府长史。时刺史皇甫集乃灵太后之元舅,他恃外戚之亲,多为非法,费穆正色匡谏,集亦对他有所忌惮,后转安定太守,仍为长史,还朝,拜左军将军,转河阴令,有严明之称。时蠕蠕主婆罗门自凉州归降,其部众因饥侵掠边邑,皇帝下诏派他衔命宣慰,便皆欵附。第二年这些人再次叛乱,入寇凉州,除费穆辅国将军。假征虏将军,兼尚书左丞、西北道行台,仍为别将,往讨之。他刚刚到达凉州,蠕蠕便遁走。他对其所部说:“彼众轻狡,唯利是视。见敌便走,乘虚复出。今王师来讨,虽畏威逃迹,然军还之后必来侵暴。今欲嬴师诱致,冀获一战,若不令其破胆,终恐疲于奔命”。大家都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。费穆于是简练精骑,伏于山谷,使羸劣之众外营以诱之。贼骑侦查得知,信以为真,俄而竞至,穆伏兵奔击,大破之,斩其帅郁厥乌尔,俟斤十代等,获生口、杂畜甚众。及六鎭反叛,皇帝又诏费穆为别将,隶都督李崇北伐。都督崔暹失利,李崇将班师,召集诸将商议说:“朔州是白道之冲、贼之咽喉,若此处不全,则并、肆危矣。今欲选诸将一人,留以镇捍,不知谁堪此任”?大家异口同声地说:“军中没有超过费穆的人”。正光三年(522年),李崇乃请朝廷任命费穆为朔州刺史,仍本将军,寻改除云州刺史。费穆招离聚散,颇得人心。时北境州镇悉皆沦没,唯独他独据一城,四面抗拒。久之,援军不至,兼行路阻塞,粮仗俱尽。穆知势穷,乃弃城南走,投尔朱荣于秀容。既而诣阙请罪,皇帝专门下诏原谅了他。孝昌中,而绛蜀反,以费穆为都督,讨平之。后拜前将军、散骑常侍,迁平南将军、光禄大夫。妖贼李洪于阳城叛逆,连结蛮左,诏费穆兼武卫将军,率众讨击,破于关口之南,后迁金紫光禄大夫、正武卫将军。尔朱荣向洛,灵太后征招费穆,令屯小平。及荣推奉庄帝,河梁不守,费穆遂弃众先降。因费穆素为尔朱荣所知,尔朱荣见到他十分高兴。他曾悄悄地对尔朱荣说:“公士马不出万人,今长驱向洛,前无横陈者。正以推奉主上,顺民心故耳。既无战胜之威,群情素不厌伏。今以京师之众、百官之盛,一知公之虚实,必有轻侮之心。若不大行诛罚,更树亲党,公还北之日,恐不得度太行。而内难作矣”。尔朱荣心里非常赞同他的话,于是遂有河阴之事。天下闻之,莫不切齿。尔朱荣进入洛阳以后,费穆迁中军将军、吏部尚书,鲁县开国候,食邑八百户。领夏州大中正。武泰元年(528),萧衍遣将军曹义宗逼荆州,诏穆为使持节南征将军,都督南征诸军事,大都督,以援之。费穆潜军径进,出其不意,至即大破之,生擒义宗送阙。以功迁卫将军,进封赵平郡开国公,增邑一千户,迁使持节加侍中、车骑将军、假仪同三司、前锋大都督。与大将军元天穆东讨邢杲,破平之。元颢内逼,庄帝北逃。颢入京师,费穆与元天穆既平齐地,回师将击颢,穆先驱围虎牢,尽锐攻之。将拔,属天穆已经向北渡国黄河,他计无后继,人情离沮,于是便投降了元颢。元颢以尔朱荣在河阴滥杀朝臣之事最初是出自费穆的主意,所以让人追究了他的责任,并将其杀害,时年五十三。庄帝返回洛阳后,追赠他为侍中、司徒公,谥曰“宣武”。

贺拔岳(?-534),北魏神武尖山人,字阿斗泥,高车族。少有大志,爱施好士。初为太学生,及长,能左右驰射,骁果绝人。不读兵书而暗与之合,识者咸异之。与父兄赴怀朔,贼王卫可瑰(孤?)在城西二百余步,岳乘城射之,箭中瑰(孤?)臂,贼众大骇。后归恒州,广阳王渊(深)以为帐内军主,表为强弩将军。恒州陷落以后,他投奔了尔朱荣,荣以为别将,进为都督。他每帐下与尔朱荣商议事情,多与荣意合。尔朱荣与元天穆谋入匡朝廷,曾问计于岳,岳说:“夫非常之事,必俟非常之人。将军士马精强,位望隆重,若首举义旗,伐叛匡救,何往不克?何向不摧?古人云‘朝谋不及夕,言发不俟驾’,此之谓矣”。尔朱荣听了他的话,与天穆相顾良久说:“卿此言,真丈夫之论也”。永安初,贺拔岳从破葛荣,又平北海王元颢,除安北将军、光禄大夫、武卫将军,赐爵樊城乡男,后坐事失官爵。二年,诏并复之。永安三年(530),除使持节假卫将军、西道都督,拜左厢大都督,随大将军尔朱天光出讨关陇。天光早先就非常了解他的情况,喜得同行,每事论访。不久又加卫将军、假车骑将军,余如故。擒丑奴、萧宝夤、王庆云、万俟道洛,击定宿勤明达,天光虽为元帅,而贺拔岳功效居多,加车骑将军,增邑二千户,进封樊城县开国伯。不久皇帝又下诏,让贺拔岳都督泾、北豳、二夏四州诸军事。元晔即位后,除贺拔岳为骠骑大将军,增邑五百户,余如故。普泰初,都督二岐、东秦三州诸军事,仪同三司,岐州刺史。不久加侍中,给后部鼓吹,仍诏开府,俄兼尚书左仆射、陇右行台,仍停高平。后以陇中犹有士民不顺,他协助候莫陈悦所在讨平。二年,加岳都督三雍、三秦、二岐、二华诸军事,雍州刺史,关西行台,余如故。乃尔朱天光率众赴洛,将抗高欢,他与候莫陈悦下陇赴雍,投奔高欢。永熙初,仍开府兼仆射大行台、雍州刺史,增邑二千户。二年,诏岳都督雍、华、北华、东雍、二岐、豳、四梁、二益、巴、二夏、蔚、宁、南益、泾二十州诸军事,大都督。贺拔岳既手握重兵,据制关右,凭强骄恣,有不臣之心。永熙三年(534),高欢恶其专擅,令候莫陈悦暗害他。候莫陈悦平素就十分佩服贺拔岳的威略,既然接受了高欢的密旨,便潜为计。有一天,贺拔岳派遣候莫陈悦先行,悦乃通夜东进,快要天亮的时候,贺拔岳走到军前,与候莫陈悦相见。悦乃诱岳入入营,坐论兵事。然后,悦诈云腹痛,起而徐行,他的女婿元洪景抽刀斩岳。后贺拔岳的部下收岳尸,葬于雍州北石安原。六月,赠大将军、太保、录尚书事,都督、刺史、开国,并如故。

贺拔胜(?-544),北魏神武尖山人,字破胡,高车族。父贺拔度拔,袭爵龙城男。正光末沃野人破六韩拔陵聚众反,度拔与三子集乡中豪勇,援怀朔镇,杀贼王卫可瑰(孤?)。度拔寻为贼所害。孝昌中追赠安远将军、肆州刺史。度拔死了以后,他的儿子贺拔胜与兄弟一起投奔了恒州刺史广阳王元渊(深)。贺拔胜少有志操,有武干,善左右驰射,北边莫不推其胆略。元渊(深)厚待之,呈请上级任命为强弩将军,充帐内军主。恒州陷落以后,他又投奔了尔朱荣。尔朱荣获得贺拔胜这样的杰出人才,非常高兴地说:“吾得卿兄弟,天下不足定”。贺拔胜兄弟三人遂一心一意地充当了尔朱荣的部下,后转积射将军、别将,又兼都督。及荣入洛,以贺拔胜预先参与了谋划的功勋,封他为易阳县开国伯,邑四百户。除直阁将军,不久加通直散骑常侍、平南将军、光禄大夫,进号安南将军,不久又除抚军将军、大都督,出井陉,镇中山。元颢攻入洛阳,贺拔胜从东路率骑三百赴庄帝行宫于河梁。尔朱荣命贺拔胜与尔朱兆先渡过黄河,破擒元颢之子元冠受。及庄帝行宫于河梁。尔朱荣命贺拔胜与尔朱兆渡过黄河,破擒元颢之子元冠受。及庄帝返回洛阳,以功给贺拔胜增邑六百户,复加通直散骑常侍、征北将军、jinx紫光禄大夫、武卫将军,改封真定县开国公,不久除卫将军,加散骑常侍。尔朱荣被击杀之后,贺拔胜与田怙等赶紧跑到尔朱荣住的地方。当时宫殿之门未加严防,田怙等赶紧跑到尔朱荣住的地方。当时宫殿之门未加严防,田怙等商议立即攻打宫门。贺拔胜马上制止说:“天子既行大事,必当更有奇谋。吾等众旅不多,何可轻尔?但得出城,更为他计”。听了贺拔胜的话,田怙没有立即攻打宫门。在尔朱世隆连夜逃走时,贺拔胜一看尔朱家族大势已去,没有跟着他去,而是选择留在了庄帝身边,“庄帝甚嘉之”。尔朱仲远围逼东郡,庄帝诏贺拔胜以本官假骠骑大将军,为东征都督,率众会郑先护以讨之,为先护所疑,置之营外,人马未得休息。一会儿,仲远兵至,胜与交战,不利,乃降至。普泰初,除右卫将军,进号车骑大将军、右光禄大夫、仪同三司,共尔朱仲远、度律北拒高欢,后俱败于韩陵。他又投降了高欢。太昌初,拜领军将军,余官如故,又除侍中。尔朱家族衰败以后,高欢的势力迅速崛起,已成北魏朝廷的心腹大患。出帝采纳斛斯椿等人的意见,准备图谋高欢。他首先让贺拔胜的弟弟贺拔岳拥众关西,为了继续扩大它的势力,又除贺拔胜使持节侍中,都督三荆、二郢、南襄、南雍七州诸军事,骠骑大将军,开府仪同三司,荆州刺史。贺拔胜准备进攻襄阳,首先攻克萧衍下迮戍,擒其戍主尹道玩、戍副库峩。又使人诱动蛮王问道期,道期率众起义。萧衍的雍州刺史萧续派遣军队攻击道期,为道期所败。汉南大骇。贺拔胜又乘胜遣军攻均口,擒萧衍将领庄思延。又攻冯翊、安定、沔阳、酂阳城,并平之。萧续遣将栁仲礼于谷城拒守,贺拔胜攻之不克,乃班师,沔北已荡为丘墟矣。萧衍下诏对萧续说:“贺拔胜,北间骁将,汝宜慎之,勿与争锋”。可见,他们对贺拔胜的畏惧。贺拔胜后来又进爵琅邪郡公。出帝末,诏胜统众北赴京师,部队驻扎在汝水一带,正赶上出帝西入关,贺拔胜率所部欲从武关直趣长安,行至析阳,得到高欢平潼关、擒毛鸿宾的消息,内心十分惊恐,又重新返回荆州,城人闭门不让他进入。这时高欢已经派遣行台候景、大都督高敖曹去讨伐他。胜战败,为流矢所中,乃率左右五百余骑奔萧衍。大统二年(536),辞别梁朝,从间道投奔了西魏文帝元宝炬,授太师。次年,围蒲坂(今山西永济西),当地十余万户归之。

胜好行小数,志大胆薄,周章南北,终无所成。当他得知高欢尽杀其留在东魏的诸子,便愤恨发疾而卒。

寇洛(487-539),北朝时上谷昌平(今北京昌平西南)人,性明辩,不拘小节。北魏末,初从安北将军尔朱荣,后随大都督贺拔岳西征,破尉迟菩萨、万俟丑奴等,以功加龙骧将军,迁卫将军,封安乡县子。岳为大行台,以洛为右都督。乃岳被候莫陈悦杀害,悦欲并其众。当时,因元帅初丧,军 中惶扰,寇洛于诸将之中最为大家熟知,素为众信,乃收集将士,志在复仇。当他带领贺拔岳旧部行至原州之时,大家都一致推举他为盟主,统岳之众。洛自以非才,乃固辞。至平凉,他与都督赵贵迎夏州刺史宇文泰于平凉,把部下交给了宇文泰。宇文泰授予他右大都督,并从讨候莫陈悦,又拜他为泾州刺史,不久进位骠骑大将军。西魏大统初,诏加开府,进爵京兆郡公,加侍中,并封他的母亲宋氏为襄城郡君。大统三年(537),出为华州刺史,加侍中。四年,战东魏军于河桥。军还,率部镇东雍州,后卒于镇,赠骠骑大将军、太尉、尚书令、谥曰“武”。

窦瑗,东魏辽西辽阳人,字世珍。年十七便荷帙从师,游学十年,始为御史,后兼太常博士,为尔朱荣所知,表为北道行台左丞,以拜荣官,赏新昌男。随从尔朱荣东平葛荣,封容城县伯。尔朱世隆等立长广王元晔为主,南赴洛阳,至东郭外,世隆等又计划废除元晔,并派遣窦瑗入奏。瑗执鞭独入禁内奏“愿行尧舜事”,元晔只好禅位于广陵王,由此,窦瑗又被除给事黄门侍郎。孝静帝天平中除广宗太守,有清白称,转中山太守,为吏民所怀。除大宗正,按法推正,无所顾避。官虽通显,贫窘如布衣,清尚之操,为时所重。后领本州大中正兼廷尉卿。高欢曾书其政绩,颁发州郡,以为劝励。卒谥曰“明”。

慕容绍宗(501-549),东魏昌黎棘城人,鲜卑族,前燕主慕容皝后裔。居代。魏末大乱,南投表兄尔朱荣。河阴之变,曾劝尔朱荣勿杀朝士,不从。累迁并州刺史。后隶尔朱兆,曾劝尔朱兆勿借高欢以云雨,不从,终为高欢所灭。后归高欢。天平元年(534年),东魏迁都邺城,与尚书右仆射高隆之共掌府库图籍。寻出为扬、青、晋、徐诸州刺史,每有战功。武定五年(547年),为尚书左仆射,封燕郡公。与大都督高岳等大破候景于涡阳,俘梁贞阳候萧渊明。后于颍州围攻西魏大将军王思政,堰洧水以灌城,登舰视察,缆忽断,舰飘向敌营,为免被俘而自投水死。三军将士莫不悲惋,朝廷嗟伤焉。赠太尉,谥曰“景惠”。皇建初,配享北齐文襄帝(高澄)庙庭。

樊子鹄(?-535),北魏代郡平城人。其先荆州蛮酋,被迁于代。值北镇扰乱,子鹄南至并州,尔朱荣引为都督府仓曹参军。孝昌三年冬,荣使子鹄诣京师,灵太后见之,问荣兵势,子鹄应对称旨,太后嘉之,除直斋,封南和县开国子,邑三百户,令还赴荣。荣以为行台郎中,行上党郡。及荣向洛,以为假节假平南将军、都督河东正平军事、行唐州事。刺史崔元珍闭门据守,子鹄攻克之。建义元年(528),拜平北将军、晋州刺史,封永安县开国伯,食邑千户。又兼尚书行台,治有威信,山胡率服。元颢入洛,薛修义及降蜀陈双炽等受颢处分,率众攻州城。子鹄出遇战,大破之。又破修义等于土门,以功拜抚军将军,寻征授都官尚书、西荆州大中正,后兼右仆射,为行台督贾智等讨吕文欣于东徐州,平之,还除车骑将军、左光禄大夫,进封南阳郡开国公,增户六百,尚书如故,仍假骠骑大将军,率所部为都督。时尔朱荣在晋阳,京师之事子鹄尔朱荣经常就委托给他全权办理,故再台阁,征官不解,后出除散骑常侍、本将军、殷州刺史。正赶上大旱,子鹄恐民流亡,乃勒令有粟之家分贷贫者,并遣人牛易力,多种二麦,州内以此获安。及尔朱荣之死,世隆等遣书招子鹄,欲与同趣京师。子鹄不从,以母在晋阳启求移镇河南。庄帝嘉之,除车骑大将军、豫州刺史,假骠骑大将军,都督二豫、郢三州诸军事,兼尚书右仆射,二豫、郢、颍四州行台。子鹄到相州,又勑赉绢五百匹。行达汲郡,当他得知尔朱荣已经进入洛阳的消息后,便渡河依附了尔朱仲远,仲远派遣他去镇守汲郡。后来,尔朱兆征招子鹄去了洛阳,见面以后,尔朱兆责以乖异之意,夺其部众,准备返回晋阳,这时,纥豆陵步藩乘尔朱兆率军去了洛阳之机,向晋阳发动进攻,尔朱兆只好再次任命子鹄为都督,征发粮仗。元晔被拥立为皇帝之后,也以子鹄为侍中、御史中尉、中军大都督,并带他去了洛阳。普泰初,仍除旧任。及赵修延叛于荆州,诏子鹄通三鵶道而还,后因母亲去世而去职。前废帝听说他在洛阳连个住的地方也没有,安葬母亲的费用也不够,送给他绢四百疋、粟五百石,并以本官继续起用。太昌元年(532),子鹄兼尚书左仆射,东南道大行台,总大都督杜德等追讨尔朱仲远。仲远逃奔萧衍,子鹄收其兵马甲伏。萧衍遣元树入寇,陷据谯城,诏子鹄与杜德共讨之。他们斩首千余级,获马数百匹,大收铠伏,遂围城。加仪同三司。擒元树及衍谯州刺史朱文开,俘馘甚多,班师。出帝赉他马匹,迁吏部尚书,转尚书又仆射,不久加骠骑大将军、开府典选。及出帝入关,子鹄据城为逆。南青州刺史大野拔、徐州人刘粹,也率众投靠了子鹄。天平初,遣仪同三司娄昭等率众讨子鹄。子鹄先使前胶州严思达镇东平郡,娄昭攻陷之,仍引兵围子鹄城,久不拔,昭以水灌城。静帝欲招慰下之,遣散骑常侍陆琛、兼黄门侍郎张景,征赍玺书劳子鹄。而大野拔出面与皇帝派去的人相见,左右斩子鹄以降。

穆绍(480-531),北魏代人,字永业,高祖以其贵臣世胄(穆崇之后,魏亮子),顾念之,九岁除员外郎,侍学东宫,转太子舍人,十一岁娶琅琊长公主,拜驸马都尉,散骑侍郎,领京兆王愉文学。世宗初,拜散骑常侍、领主衣都统,迁秘书监、侍中、金紫光禄大夫、光禄卿,又迁卫将军、太常卿,寻除使持节都督冀、瀛二州诸军事,本将军冀州刺史。以母老固辞。后因忤旨免官。再除中书令,转七兵尚书,徙殿中尚书。又除卫大将军、左光禄大夫、中书监,复为侍中领本邑中正。

穆绍无他才能,而资性方重,罕接宾客,希造人门。领军元义当权熏灼,曾往候绍,绍迎下阶而已。时人叹尚之。及皇太后欲黜义,犹豫未决,绍赞成之,以功加特进。因与元顺不邪,谢事还家。诏喻久乃起,除车骑大将军、开府、定州刺史,固辞不拜。又除侍中,讬疾未起,河阴之役故得免害。庄帝立,尔朱荣遣人征之,绍以为必死,哭辞家庙。及往见荣于邙山,捧手不拜,荣亦矫意礼之,回过头来对人说:“穆绍乃不愧是大家子弟”。车驾入宫,寻授尚书令、司空公,进爵为王,给班剑四十人,仍如侍中。时河南尹李奖曾去拜见穆绍,李奖以为他是穆绍的郡民,以为穆绍必然会对他礼敬,而穆绍则依仗封邑是李奖的国主,待之不为动膝。李奖惮其位望,致拜而还,议者两讥焉。元颢入洛,以绍为兖州刺史,行达东郡,因颢败而反。普泰元年,除都督青、齐、兖、光四州诸军事,骠骑大将军,开府,青州刺史,未行。其年九月薨,时年五十二。赠侍中、都督冀、相、殷三州诸军事,大将军,尚书令,太保,冀州刺史,谥曰“文献”。

发表评论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相关文章

专访艺术家郑路 | 沪申画廊个展“局现”新作亮相

专访艺术家郑路 | 沪申画廊个展“局现”新作亮相

以镂空文字雕塑为人熟知的艺术家郑路于上海沪申画廊的个展“局现”(Partial Phenomena)呈现了他近两年来的新作,不同于以往作品中对形式和美学的追求,郑路在现阶段将思考和创作的重心转向了事物...

高山: 用面塑展示济源文化

高山: 用面塑展示济源文化

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         走进高山的工作室,记者被摆在柜子里的“面人儿”吸引了。关公像、红楼梦人物像、卡通人物像……每一个面塑作品栩栩如生。“这个面塑人物应该是王熙凤吧。”看着面前的面塑人物...

120元亲子3次票丨人气蓝可可亲子乐园不限时畅玩!

120元亲子3次票丨人气蓝可可亲子乐园不限时畅玩!

双十一狂欢到底购票须知:『产品使用说明』 1、使用时间:2018年11月4日-2019年2月28日,任选一天出游2、营业时间:09:00-18:003、活动地点: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镇北苑东路88号蓝地...

XM 1/6漫画版神奇女侠:12寸比例的雕像你会买吗?

XM 1/6漫画版神奇女侠:12寸比例的雕像你会买吗?

— 本期关键词 —神奇女侠/XM/雕像XM Studio最近在1/6比例的超级英雄作品上发力很猛,除了之前在“就是玩具”开订的小丑Jocker外,在NYCC展会上一款与DC漫画家大卫芬奇合作的1/6蝙...

壮观 | 国内“山体人物雕像”,把废采石场变艺术

壮观 | 国内“山体人物雕像”,把废采石场变艺术

旅游已经被很多人所熟悉,而旅游的意义也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认可,现在外出旅游的时候,会去一些比较有趣的旅游景点。有一些景点是自然景观,而有一些景点却是人造景点,但是这些人造景点并不比那些自然景观差,因为...

钻石一样闪亮的雕塑艺术 | 明日大师 · 公元2020

钻石一样闪亮的雕塑艺术 | 明日大师 · 公元2020

▼2018年的十月ToMASTER明日大师在绍兴柯桥公元2020项目落地了一个像钻石一样闪亮充满未来感的水景雕塑作品《纺华》▼01作品介绍 /纺华艺术家 Christin Ruan项目 万科-公元20...